中介人准照編號: MI-10001202-2
简体   |    Eng  

即時新聞稿

土地管發協:新土地法應考慮歸責

圖像中可能有1 人、坐下和室內

    社會最近熱議新“土地法”應否修改。土地管理發展策略協會昨舉行新聞佈會,主席關偉霖指出,新“土地法”應考慮歸責。對政府日前指出未有修改新“土地法”時間表,他認為政府仍在研究中,沒有否決新“土地法”不可修改,希望行政當局盡快落實時間表。

    新聞發佈會昨上午十一時半假老上海舉行。由關偉霖,前立法議員、房地產聯合商會會長吳在權,立法議員鄭安庭,律師李秉鴻,土地管理發展策略協會秘書蕭東文主持。

    關偉霖表示,近期社會對到期土地歸責有不少意見,連法官馮文莊在“落敗票聲明”中亦提出應考慮歸責問題,如同足球賽,不當便應考慮補時或延時。新“土地法”已生效四年多,引起很多社會訴訟,贏了道理,輸了法理。儘管政府需作賠償,等同要用公帑支出,居民承擔賠償亦不公平。

    鄭安庭表示,新“土地法”一四年實施至今已四年多,海一居、路環沙紙契的水電安裝等問題受到社會關注。新“土地法”原意是令更多閒置地充分使用,建設更多房屋供居民使用。現時閒置地有兩種,一種如“海一居”,在新“土地法”實施前已銷售樓花,且在到期前正在施工的土地。另一種是真正閒置地。

    候政府規劃而逾期

    社會認為廿五年發展已夠長,足夠時間建成物業,但新“土地法”存在漏洞,在審批過程中,發展商配合政府依法施政,等待政府規劃時間而未能如期完工,政府到期便強行收回。值得關注的是,不少土地連分區規劃都未有,規劃條件圖都未能出,發展商如何畫則、如何施工?那是否應該追究歸責問題?

    他認同部分閒置土地應依法收回,行政長官多次在立法會提出會關注土地法的歸責問題,會進行研究,但法院期間又不斷作出判決,不少發展商被判敗訴。在保利達的判決提出,終審法院指出,法院不會理會發展商保利達或政府哪方出錯、遇到意外或不可抗力的原因、限期前不能完成等原因,相信社會應要有更多理性和專業分析。

    李秉鴻表示,土地法修改時,除修改溢價金計算,亦希望改善閒置土地情況。因此,新“土地法”要求土地到期後失效,政府有權收回土地,但文本並無提及需要考慮當中未能完成發展的原因。新“土地法”立法原意與實際執行似乎有落差。新法除收回閒置地,亦收回一些正在施工土地。

    不考慮未完成原因

    終審法院和中級法院提出,若土地到期未完成,便要收回,但法院並無考慮土地到期未能完成的原因,法律無理會過原因。最近馮官更是首位法官觸及相關問題,直言如果不考慮歸責問題,違反善意原則。

    蕭東文表示,很多人認為廿五年很長,但從政府工程可知,碼頭、監獄,多個項目都要十多年,青洲山整體規劃都尚未出台。作為工程師,每個項目需要通過四個過程,包括規劃、批則、興建、收則。很多土地承批人都是向銀行融資或向家人借錢,希望完成項目,與居民借錢買樓一樣,希望社會有同理心。新“土地法”無疑有未完善的地方,過去有土地利用期,但現時實際情況已不同,周日、晚上不能施工,令工期更難控制。過去建一幢唐樓可能需要廿四個月,倘延長時間,祇要罰款就可解決。現時沒有罰款,未來很多問題陸續浮現。政府要求每幅批地面積不能超兩萬平方米,影響承批人的發展,嚴重影響大型投資或對本澳有利項目產生掣肘。

    資訊來源:澳門日報

過往新聞稿